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甲醇汽油看上去很美

甲醇汽油看上去很美

浏览次数: 日期:2011年11月8日 16:24

5月,云阳县城以东5公里的云阳工业园A区,一块面积约100亩的地块上,数台挖掘机和卡车正在平场。从温州来渝的商人陈可银说,最快在今年11月,“重庆产”甲醇汽油将从这里诞生。
  陈可银的这个项目获得了安全和环保评估证明,但拿不出最关键的生产和销售许可的相关材料。据知情人称,国内做甲醇汽油的企业,大多如此。
  陈可银的甲醇汽油项目在重庆并不是第一个。事实上,甲醇汽油早在10年前就已经进入我市成品油市场,近两年,甲醇汽油生产项目也开始出现在我市一些区县的项目名单上。
  资料显示,2009年,一个投资10亿元、年产100万吨的甲醇汽柴油项目,曾“落户”合川工业园。同年,重庆呈欣科技公司对外宣称,他们将在江津德感工业园投资兴建年产50万吨甲醇汽油及添加剂生产线,项目总投资超过1亿元。
  2011年,重庆市斯佩克石化公司称,将在潼南一工业园区兴建年产10万吨的甲醇汽油项目,项目总投资5000万元。
  这些项目目前进展如何?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这些投资额动辄数千万元的项目,至今没有一个项目、一家企业开办有官方网站,唯一能找到联系方式的“呈欣科技”的电话,打过去也被确认为错号。记者向项目所在区县咨询相关情况,也未得到明确答复。
  市发改委工业处调研员黄忠诚告诉记者,厂商讳莫如深,是因为我国从来没有正式批准过甲醇汽油项目,甲醇汽油的生产与销售,只能处于“地下”状态。因此,我市有多少家甲醇汽油生产和销售企业,从来没有过官方统计。
  国家没有许可,但也没有明令禁止,甲醇汽油于是游走在政策的“灰色地带”。不过,已经有一些省市、部门开始对其进行试点。
  从2001年开始,山西省在国内率先开始甲醇汽油试点。到去年,作为国内排名第一的甲醇汽油制造商,山西华顿已经实现产能50万吨。
  去年底,工信部组织召开甲醇汽车试点工作座谈会,指定上海华普等三家企业为高比例甲醇汽油车生产企业,并从今年5月起在上海、陕西全面启动相关试点工作。
  同样是在去年,和重庆比邻的贵州省将贵阳市、六盘水市等5地列为甲醇汽油推广使用试点地区。按照计划,从本月起,贵阳市“四大班子”的公务车辆将率先开始使用甲醇汽油。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在建、拟建甲醇汽油项目产能超过800万吨,主要集中在陕、甘、宁、桂、辽、贵、豫。
  毁誉参半
  尽管没有“准生证”,但陈可银对他的甲醇汽油项目信心满满。
  不过,涪陵成品油协会一位李姓负责人对此并不感兴趣,理由是涪陵的民营加油站以前大多使用过甲醇汽油,但后来都停止了进货。
  这位负责人透露,他曾经多次收到用户对于甲醇汽油腐蚀发动机的投诉。据了解,美国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跨国汽车制造商在其用户手册中都曾明确指出:因使用甲醇汽油对车辆造成的损害,不在保修范围内。
  对此,陈可银不以为然,他的说法是:甲醇汽油可能损害汽车核心部件只是曾经的技术难题,如今早已被克服。在他出示的一份由重庆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于上月中旬出具的检测报告中,有如下表述:巨力(陈可银的甲醇汽油公司)提供的产品样品,技术指标明显优于国标汽油和国标乙醇汽油,达到欧洲国家标准,明显优于国内同行业甲醇汽油技术质量标准。
  这份报告并没有对甲醇汽油的性能作出任何说明。不过,贵阳市公交公司曾在去年10月动用50辆大型公交车及150多辆出租车进行试验,得出的结果是:使用甲醇汽油可让尾气中的一氧化碳排放量减少约一半,碳氢化合物排放量减少约八成。
  贵阳市公交公司在出租车上的试验结果还显示,一辆使用93号普通汽油的汽车每公里油费通常在0.75元左右,使用甲醇汽油后,每公里油费约为0.55元。
  有业内人士称,发展甲醇汽油是缓解我国石油紧张和甲醇产能过剩的有效途径。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我国甲醇产能达到3580万吨,但实际产量只有1587万吨,不到总产能的一半。同年全国需用石油量为4.2亿吨,到2020年将年需石油6.3亿吨,但国内自产石油的数量每年仅两亿吨左右。
  黄忠诚并不认同这种看法。他表示,作为化石能源的甲醇同样不可再生,目前我国向美国和巴西学习,宁可每年花上百亿补贴可再生的乙醇燃料生产,也不鼓励甲醇,本意就是保护未来的能源安全。
  此外,即便甲醇汽油损害汽车发动机的问题,在技术上已经成为历史,但使用甲醇汽油会否给人们的健康带来伤害,至今仍没有一个权威说法。
  “甲醛伤人,这是公认的,而甲醇和甲醛在化学属性上相似。”他说,使用甲醇汽油,在加油、发动机维修等环节,都可能导致对人的伤害。
  陈可银的副手谢朝华援引国家替代能源领导小组环境卫生组的研究结果称,通过对毒性、引燃、引火等指标进行的危险度评测,甲醇得分是28,低于41分的汽油和34分的柴油。
  “不管怎么说,现在没有哪个部门敢为甲醇汽油颁发准生证。”黄忠诚说,关于甲醇汽油安全性的争论已颇有年头,但一直“有争论,无共识”。国家标准委虽曾在2009年底推出并实施过一项《车用甲醇汽油(M85)》国标,但直到目前,该项国标还只具有象征意义,因为在国内几乎找不到能用该标号甲醇汽油的汽车。
  投资红利
  一个从未得到正式许可,也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不会得到正式许可的产业,哪来那么大吸引力,让投资者们前赴后继?
  自然是高额的利润。
  在投产甲醇项目之前,陈可银在渝东北地区已经“周旋”多年,最近的一个投资项目为云阳BOPP,产品是塑料包装纸,项目一期投资2亿元,投产3个月以来,已经挣了900余万元利润。
  “甲醇汽油还要赚钱,项目总投资1.8亿元,一年就能收回成本,年产值能达到28.5亿元。”陈可银说,以93号汽油为例,目前批发价格为每吨9823元,零售价格为10123元。而甲醇的价格为每吨3250元,调和剂的价格为每吨14800元。
  按照该项目预定的产品方案,即按汽油、甲醇、调和剂65:30:5的比例调配,生产出的甲醇汽油每吨所需汽油成本为6384.95元,甲醇成本为975元,添加剂成本为740元。加上按6%的行业惯例匡算的管理费用、运输费用和工资成本,以及相关税费,每吨非原料成本的花费大约在750元上下。
  算下来,生产一吨甲醇汽油的综合成本约为每吨8850元。按93号汽油批发价卖,每吨利润高达968.95元;若按照零售价卖,利润则高达1268.95元。如果考虑到市场推广的原因,每升油便宜0.5元,每卖一吨甲醇汽油仍有近600元的利润。
  陈可银的甲醇汽油项目设计产能为年30万吨。也就是说,他只需每吨赚600元,的确可在一年内回本。当然这得有个前提,即他的甲醇汽油项目能全部达产,且产品能够全部卖掉。
  取决于“双雄”
  对陈可银将要投产的甲醇汽油项目,云阳官方的看法是“谨慎的乐观”。
  官方的乐观,来自该项目年产值近30亿元,而投入不到两亿,占地不过百余亩,零污染,且包含着专利技术,符合库区土地稀缺背景下的产业定位。
  官方的谨慎,则来自于该产业难以形成产业链,产业带动作用有限。据介绍,目前云阳已经规划了三个百亿级产业链,甲醇汽油并不在其列。
  事实上,甲醇汽油之所以还不能在云阳的产业发展“棋盘”体现出其分量,根本原因在于这个产业目前还难以独立,需要依附于中石油、中石化上游原料要靠它们,下游销售也必须依赖于它们规模庞大的加油网点。
  “一个依附性的产业,我们暂时不会寄予厚望,但会尽力支持。”云阳县某主要领导透露,陈可银的甲醇汽油如果性能好,价格合适,他将考虑动员全县公务车使用,以此进行促进推广。不过,云阳全年的汽油消费量仅5万吨,陈可银的甲醇汽油项目要存活并赚钱,显然不能只靠云阳县的支持。
  对那些在非试点省市上马的甲醇汽油项目来说,真正的难点还是出在终端。也就是说,即便能拿到足够的主要生产原料汽油,在汽油零售网点几乎完全被中石油、中石化掌控的现实之下,甲醇汽油生意能否“先行先试”成功,最终仍须看人脸色。但从目前看来,“脸色”并不好看。
  去年9月,中国石化总裁王天普曾对媒体明确表示,甲醇汽油目前没有推广使用的必要,理由仍然是甲醇汽油的技术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认为,如此表态实属正常,因为对中石化这样的超大型国企来说,冒政策风险做“产品创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全国醇醚燃料及醇醚清洁汽车专业委员会一位负责人认为,目前石油公司的汽油供销处于平衡状态,一旦甲醇汽油进入,普通汽油无论储存、销售都会出问题,石油公司的产业链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陈可银说,关于终端销售,他已经有了个不错的开始。在他提出“销售利润对半分”的承诺后,中石油已经有意将其在云阳经营部园区、凤鸣和栖霞同心的3个加油站、一个储油罐、一台加油机租给他。
  截至采访结束,记者还是没能看到与此相关的任何租赁合约。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